<dl id="rglfhe"><button id="rglfhe"></button><ins id="rglfhe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ul id="rvl424"></ul><em id="rvl424"></em><option id="rvl424"></optio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rvl424"><dir id="rvl424"></dir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trike id="gbymts"></strike><tfoot id="gbymts"></tfoot><dd id="gbymts"></dd><tt id="gbymts"></t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育兒知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嬰保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->經營理念->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足球隊隊徽-聖誕節的禮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份遺囑裏,他說:“我曾經是一位窮人,在以一個富人的身分跨入天堂的門檻之前,我把自己成爲富人的秘決留下,誰若能通過回答‘窮人最缺少的是什麽’而猜中我成爲富人的秘訣,他將能得到我的祝賀……我留在銀行私人保險箱內100萬法郎,將作爲揭開貧窮之謎睿智人的獎金,也是我在天堂給予他的歡呼與掌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湯姆是個二等市民,相當于某個小廠的老總。聖誕節攪得他很不安甯,他知道最近發生了什麽,而且很清醒,湯姆揣著五個大包,來來回回奔了兩三次,那是爲他五個家人准備的,他知道他所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街道上卻有些異常的清靜,湯姆沒有車,便只能走,五個大包很是讓他費力氣,鵝毛般的雪滲進他的衣服裏,時不時的還要放下包,喘上幾口大氣,遠遠就聽見幾聲“吱吱”的音了。湯姆很清楚那不是自己的,卻也很沉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慢慢地腳步聲加劇了,湯姆也看清了,不過卻有些意外,那也許是個男人,因爲他能背起那麽多的大包小包,湯姆猜想他背上的包,也許是自己的三倍,不,也許是四倍。那——他一定是一等市民,或許還可能是——哦,不,如果真是這樣,那他一定有車,那他就一定不會——可是他背上—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湯姆把四個包藏到一邊,好奇驅使他迎了上去,當然那個也許是“一等市民”的家夥並不知道。這時雪似乎下大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人跑的飛快,左拐右拐都顯得很輕松自然,湯姆看不見他的臉,只是不停地追著。大概拐了七八個彎,終于那個“一等市民”放慢了腳步,湯姆看得出來他在喘氣,當然他自己也是,那人頓了片刻,便過了最後一個彎,湯姆輕輕迎了上去,那個彎,便成了他的隱蔽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湯姆不能肯定他看到了什麽,但這卻都是真的,很明顯躺在男人面前的是他的兒子,盡管相隔有一段距離,但是湯姆還是看得出來,他是患了麻風病,而且是後期。湯姆屏住了氣,雪又小了,還是如鵝毛地鑽進湯姆的脖頸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湯姆,看——爸爸回來了,看,爸爸給你帶什麽來了?”男人一臉輕松,可是湯姆看得出來那家夥是裝的。接著男人卸下了身上所有的大包小包,湯姆數了數,一共二十個左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爸爸,爸——”小吉姆的聲音沙沙的,似乎被什麽堵住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吉姆,看,快看!吉姆。”父親隨手拿起一個包,不是很大,又換了一個更大的。“快看,吉姆,這是你的比薩,還有這個——這是你要的火柴,看,爸爸點給你看。”說完男人便劃起來一根火柴,火很亮,但湯姆看得很清楚,小盒子裏只有五支火柴,不,現在只有四支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兒子,看,爸爸——爸爸給你兩根一起劃,”于是火焰更亮了,吉姆盡力的露出幾排牙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人輕輕地放下火柴盒,又撿起一個小盒子,“看,這是你要的鉛筆,以後他就是你的了,吉姆”男人話說的很急,兒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這些都是昨晚他跟父親提過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兒子,看,蛋糕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兒子,看……聖經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兒子,看……布娃娃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兒子,看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爸爸——”兒子的聲音很低,但還是能聽得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麽,吉姆”,爸爸在這裏。”男人慌忙把耳朵貼了上去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爸爸,足球隊隊徽想吃一塊蛋糕!”兒子吃力的把幾個字給嚼完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蛋糕?嗯,看,兒子,我找找蛋糕在哪裏,啊——在這兒”男人的額頭竟然有些濕潤,盡管鵝毛雪已經停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嗯,兒子,不行,這蛋糕是給你明天當早餐的,你現在吃了,明天吃什麽啊?”男人飛快的揮過額頭,裝著鎮定自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比薩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,對,你還有比薩,比薩,比薩,嗯,這樣也不行,吉姆,你是個好孩子,好孩子要聽爸爸的話,明天我們比薩,蛋糕一起吃,好不好?,”顯然這個借口不太令人滿意,吉姆是個好孩子,從他的眼神裏看的出他的失望,也許他早已經知道了一切,他是個聰明的孩子,從那個男人的一切行爲舉止中都能看得出他的窘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八米外的湯姆還在沉思,不過他的手不知不覺地把這五個包給推了出去,他知道這裏面裝的是什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人立馬注意到了,他能懂,因爲他是這裏面最清醒的人。“啊,兒子,吉姆。我的孩子,你看看你這愚蠢的爸爸,你剛剛說要什麽?蛋糕?你認爲真在這個包裏?爸爸騙你的,看,應該在那個包裏,嗯,應該——應該在,吉姆,兒子,你等一下,爸爸這就拿給你吃,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是一個真正的蛋糕,只是邊上斜了點。“兒子,你說要吃蛋糕嗎?爸爸沒聽清楚,是的嗎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人把耳朵又貼了上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的,爸爸”吉姆並不吃力的說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湯姆看得出來這個蛋糕很香甜。“瞧,這家夥怎麽可以把蛋糕掉街上呢?要不是我撿到了,真不知該怎麽辦。”湯姆默默地想著,要知道,這樣他回家,就可以少一頓罵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佛說,花開,只爲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佛在說這話的時候是慈悲的,大千世界,芸芸衆生,我們不過是一粒浮塵,各走各的路,各賞各的風景,能夠遇見一個心意相通,又彼此相惜的人,該是怎樣的一種修行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爲了遇見你,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,求佛許我一段塵緣,佛于是把我化成一棵開花的樹,長在你必經的路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遇見你時,星星亮了,月兒圓了,遠山含笑,陌上開滿了花朵。多想與你,同翻一本書,共走進一條小巷,看一次月滿潮汐,即便,你也只是路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年前,讀倉央嘉措的,那一世,轉山轉水轉佛塔,不爲修來世,只爲途中與你相見,含淚微笑,爲緣份的來之不易而感懷,爲文字的絕美而贊歎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愛情如一方山水,只能看一次,要麽此間常駐,要麽從此離開,不再回來。(文章閱讀網:www.sanwen.net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尋一個落雨的秋夜,讀書,喝茶,想念一位故人,那淅淅瀝瀝的雨聲,仿佛聲聲滴在心上。也許花末全開月未圓,是人間最好的境界吧!想必愛情亦如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些感情,是刻在心底的朱砂,飲散落花流水,各西東,我依然微笑,因爲花曾開過,你曾經來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秋已漸深,日漸薄涼,這樣的季節,會助長思念的情懷,會懷念,懷念曾經那些溫暖的日子,花開的瞬間。愛過的人,愛過的事,原以爲都忘記了,其實都藏在心中最柔弱的地方,如此才會有,忽有斯人可想,可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然有那麽一刻,一下子就被感動了,本已塵封的往事,就藏在一朵花裏,一片葉子中,不小心,便可輕易觸碰到。原本不想憂傷,可心裏,依然會有怅然幽居,也許我們來到這個世上,就是爲了遇見該遇見的人,經曆該經曆的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誰曾是誰的一往情深,誰曾是誰的半邊月亮?要走多遠的路,才能清清涼涼,不再與往事相望?歲月悠長,願回首,只有溫暖,再無惆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生,就是一場沒有預約的旅行,走過的絡,其實是一條心路,繁華一半,寂寞一半。還記得麽,某年某月的某個轉角,你我的那場偶遇,多少往事在光陰中塵香,讓那些綠意染就的年華,蔥茏著歲月。這次我離開你,是風,是雨,是夜晚;你笑了笑,我擺一擺手,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紅塵牽絆,每個人心中,都有一個安靜的角落,用來盛放一首詩,一段情,一處風景。或許是最好年華裏的偶遇,或許是百轉千回的初見,亦或許是一眼凝眸的悸動,經年執著,費盡思量,終未將月缺月圓畫滿,曾經的良辰,終是未寫意成屬于自己的水墨丹青,那份純真與執著,即便只是感動了自己,卻留下永恒,在轉身之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愛情是一場濃墨重彩,在愛的時候,記得多貯藏一些暖意,等到多年後憶起,愛情豐美的水草裏,依然是最美的豔陽天。真愛,是不能分享的,只纏繞于兩個人的眼神中間,一眼望穿,秋水纏綿,也許最美的東西,一定要隱于最深的內心,有一種情愫,無論是素靜或華美,都被賦予了歡喜的味道,有一種溫暖,可以,用余生的光陰來相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常心存感激,感激生命中的每一份遇見,感謝人生的每一段擁有,盡管紅塵多枝蔓,會有別離,可在峰回路轉處,仍會有溫暖的人,與我同路。也許這世間最珍的不是你曾賞過多少風景,而是總有一處風景,一直妥貼在心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都說,生命中最美好的事,莫過于同對一輪月,互念一個人。深秋的月,總是很圓,那一抹皎潔的月光,在爲誰寫那箋相思中,生出淺淺的喜歡?風拂過眉梢,帶走一抺心香,將深秋的念,拉的好長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想,用最自然的色彩,爲你臨摹一幅畫,不畫姹紫嫣紅,不塗風花雪月,只將素雅融在筆端,爲你寫意一幅雲水相望,那悠悠的白雲,是我對你缱绻的情意,那清澈的溪水,如我念你的一顆心,那淡淡的清風,是我追逐你腳步的翅膀。親愛!你若懂得,請把我用心寫意的畫卷收藏你可知?我多想與你,共賞春花秋月,共度天階微涼,你就是那枚皎潔的月亮,如碧玉般泊在我心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清澈的眼眸曾穿過歲月的迷茫,給我歡喜,你的微笑曾暖過我光陰的薄涼。緣是在人山人海中,只一眼凝眸的歡喜;是相知相惜,卻擦肩而過的惆怅;是衆裏尋他千百度,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的婆娑,緣,是一紙心暖,是寫在記憶中的詩篇,是妥貼在光陰中的感動,是回蕩在歲月深處的銘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我是風中的葉子,便希望能以最美的姿態落下,因爲不想讓你看到我的憂傷,如果我是一抹暖陽,希望在風雨來之前,多爲你儲藏些溫暖,好讓明媚照亮你的心房。也許是這世上的美,都有些蒼涼,有些感情,是刻在心底的朱砂,不管經過多少年,都深摯的無法告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常想,十裏紅塵裏往來,如若沒有了桃紅柳新,櫻花漫開,將會缺少色彩,就像這一路上若沒有遇見,我們的人生將會多麽寂寥,有些相遇,或遠或近都是溫暖,有些牽念,或深或淺,都在心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許你不是我故事裏的歌,卻早已成爲我生命中的曲,那些曾用心寫下的音符,吟時指尖微暖,拾起眉間芬芳。盡管世間的風景並不都是繁花似錦,世間的情杯也不都是沉醉無憂,重要的是,這一路,我們曾一起用心走過,那些山水間途經的暖意,足以收留曾經的漂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直認爲值得念起的緣,一定是妥貼在光陰中的花朵,即便是隔山,隔水,隔著一段曾經,輕輕拾起,依然是暗香盈袖,青蔥歲月,我們經過歡笑,走過別離,那些遇見的美,如一場秋露,有著薄薄的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慢慢的明白,生命中的有些遇見,只是爲了讓我們在更深的歲月中,遇見更好的自己。當時光隱去了繁華,慶幸的是足球隊隊徽還能以一顆無塵的心,安靜的坐在庭院裏,于一杯茶的安暖裏,念起你的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25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10 2001